• 今天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您现在的位置: 高平政协网 >> 文史资料 >> 正文
    长平之战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阅读次数:662   更新时间:2017/6/21   【字体:

         

    长平之战

                                              
      长平之战,是我国历史上最早、规模最大的包围歼灭战。此场战争,发生于最有实力统一中国的秦赵两国,结果使赵国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令秦国国力大幅度超越于同时代各国,极大地加速了秦国统一中国的进程。 参战人数赵军45万人,秦军保守估计也在百万以上。从国家战略到具体战术,军事家直到现在都在探讨它的得失。长平之战,对中国历史走向有着深远的影响,它催生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封建集权的大帝国。另有电视剧以此为名。

    简介  赵孝成王四年(公元前262年),秦军伐韩野王。野王降秦,上党道绝,韩国上下大为恐慌,议献上党以息秦兵,郡守冯亭不愿入秦,遂派使者向赵请降,赵王欣然接受上党。秦君震怒,命左庶长王龁率军再攻上党,赵遂命廉颇率军赴援,与秦军相持于长平。第三年,秦使千金行反间于赵,七月,赵人换将,以赵括代廉颇出战,大败,赵卒被坑四十万。此战被认为是战国形势的转折点。此后,诸国均不再有对抗秦军的实力,秦统一中国的战争从而只剩下时间问题。 《孟子·离娄》描绘战国时期的战争场面是:“争地以战,杀人盈野;争城以战,杀人盈城。”纵观烽火连天、刀光剑影的270年战国历史,可知这番话并没有夸张的成分。当然,就战争规模之大,杀伤程度之烈而言,在当时的众多战争中,没有比秦、赵长平之战更为惊心动魄的了。

    战争起因  各国疆域图秦国自秦孝公任用商鞅实行变法以来,制定正确的兼并战略:奖励耕战,富国强兵,国势如日中天;连横破纵,远交近攻,外交连连得手;旌旗麾指,铁骑驰骋,军事胜利捷报频传。100余年中,蚕食缓进,重创急攻,破三晋,败强楚,弱东齐,构成了对山东六国的战略进攻态势。在秦国的咄咄兵锋面前,韩、魏屈意奉承,南楚自顾不暇,东齐力有不逮,北燕无足轻重。只有赵国,自公元前306年赵武灵王进行“胡服骑射”军事改革以来,国势较盛,军力较强,对外战争胜多负少,且拥有廉颇、赵奢、李牧等一批能征惯战的将领,尚可与强秦进行一番周旋。 此时,秦要统一六国,首先就要扫除三晋,打通东进的道路。于是秦赵间一场大战即将发生。秦昭王根据丞相范睢“远交近攻”的战略构想,从公元前268年起,先后出兵攻占了魏国的怀(今河南武陟西)、邢丘(今河南温县附近),迫使魏国亲附于己。接着又大举攻韩,先后攻取了陉(今河南济源西北)、高平(今河南济源西南)、少曲(今河南济源西)等地。并于公元前261年攻克野王(今河南沁阳),将韩国拦腰截为二段。消息传来,韩国朝廷上下一片惊恐,赶忙遣使入秦,以献上党郡(今山西长治一带)向秦求和。然而,韩国的上党太守冯亭却不愿献地入秦,而是做出了献上党之地于赵的选择。他的用意当然清楚:转移秦军锋芒,促成赵、韩携手,联合抵御秦国。赵王接受平原君赵胜的建议,欣然受地,派赵胜前往接受上党,将上党郡并入自己的版图。赵国的这一举动,无异于虎口夺食,引起秦国的极大不满,秦、赵之间的矛盾因此而全面激化了。范睢遂建议秦王乘机出兵攻赵。秦王便于公元前262年命令秦军一部进攻韩国缑氏(今河南偃师西南),直趋荥阳,威慑韩国,同时命令左庶长王龁率领大军扑向赵国,攻打上党。上党赵军兵力不敌,退守长平(今山西高平西北)。

    典故
      赵括自少时学兵法,言兵事,以天下莫能当。尝与其父奢言兵事,奢不能难,不谓善。括母问奢其故,奢曰:“兵,死地也,而括易言之。使赵不将括,即已;若必将之,破赵军者必括也![2]”

      赵括既代廉颇,悉更约束,易置军吏。秦将白起闻之,纵奇兵,佯败走,而绝其粮道,分断其军为二,士卒离心。四十余日,军饿,赵括出锐卒自搏战,秦军射杀赵括。

      括军败,数十万之众遂降秦,秦悉坑之。

      译文:

      赵括从小就学习兵法,谈论兵事,认为天下没有比得上他的。曾经和他的父亲赵奢谈论兵事,赵奢都难不倒他,但是并不称赞他。赵括的母亲问赵奢其中的原因,赵奢曰:“打仗,是生死攸关的地方,而赵括太轻率的讨论它了。如果赵王不让他当将军就罢了,如果一定要让他当将军,打败赵军的人一定是赵括自己。”

      赵括代替了廉颇以后,全部变更了军法,轻率的任用军官。秦国的将军白起听说以后,指挥奇兵,假装打败撤退,而断绝赵军的粮道,把赵军一分为二,赵军士气不能统一。被困四十多天,赵军非常饥饿,赵括亲自指挥精兵博战,秦军用箭射死了赵括。

      赵括的军队大败,数十万赵军投降了秦国,秦国全部将它们活埋了。从此,东方六国再也无力抵御秦军的进攻。

    解读
      长平之战,玄机重重:赵王临阵换掉德高望重的廉颇,却得到了包括蔺相如在内决策层的一致赞同;秦将白起居功至伟,却一再推脱攻灭赵国的重任,放弃再立功勋的机会;长平一役让秦国歼灭赵国主力,然而此后却耗费了长达32年的时间才灭掉赵国……用管理学的思维去解读这些迷思,会看到历史深处的另一番景象

      2000多年前的战国时期,歼灭战鼻祖、秦国大将白起大破纸上谈兵的赵括,一举坑杀赵国降卒40万人,此为著名的“长平之战”。然而,这一役也留下了诸多迷思,耐人寻味。

      赵国凭一将之力抵抗强秦,焉能不败战国后期,秦国起用商鞅实行变法,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对秦国的战略资源进行系统整合。虽然商鞅后被守旧派所杀,但其变法一直延续下来,以至秦国兵强马壮,对列国虎视眈眈。稍后,赵武灵王实行“胡服骑射”,军事实力大增,君臣睦、将相和,成为战国七雄中唯一能与秦“叫板”的国家。

      这样,秦国与赵国之间的战争就不可避免了。欲击赵,必须先占领赵国的侧翼,即当时属于韩国的上党地区。另一方面,韩国与秦国地形交错,可谓秦之“心腹大患”,因此,“远交近攻”策略的首攻目标自然就是韩国。

      公元前262年,秦军攻下韩国的野王(今河南沁阳),切断了上党郡与韩国本土的联系。束手无策的韩国欲献上党以求和,而上党军民却视秦为 “虎狼之国”,转而投靠赵国。上党17城对赵国而言却是“烫手的山芋”:接收,等于与秦国宣战而引火烧身;拒绝,显然是自断双臂。而且,秦国的真正目标就是赵国,与其是否接收上党没有必然联系。

      赵孝成王与群臣商议后,最终决定接受上党郡。为此,赵国派出45万大军驰援,领军人物是能攻擅守、战功卓著的廉颇。初战不利的廉颇开始退守,与秦军在长平丹河对岸形成相持态势,闭门不战,一晃就是三年。远道而来的秦军久攻不下,粮草补给困难,为摆脱被动局面,遂实施范睢的反间计。

      于是,第一个问题出现了:听信谗言的赵孝成王准备撤换廉颇,竟然得到了决策层的一致通过。唯一提出不同意见的蔺相如并非支持廉颇,只是不看好赵括!廉颇老将为何如此不得人心?

      要知道,秦军以60万大军进攻,赵国以45万精锐防守,在冷兵器时代攻守双方的均衡值一般为2∶1,赵军在军力对比上并不吃亏;而秦国国民经济实力雄厚,战略物资储备充足,赵武灵王的“胡服骑射”只是提高了军队的战斗力,综合国力明显处于劣势,无法支持大规模的连年战争。显然,消耗战对赵国来讲绝非上策。

      如此看来,廉颇持续三年的“拉锯战”过于保守,秦军有生力量并没有得到多少削弱,“以逸待劳、后发制人”过于空洞。战后,秦军承认60万大军死亡过半,主要是赵括接任后主动冲击、搏命拼杀造成的。赵括虽然纸上谈兵,但毕竟血性刚烈。

      德高望重的廉颇始终没有制订出一个清晰、积极的战略计划,没有提出彻底打败秦军的战略愿景和配套措施,因此没有赢得老板(赵王)的信任和支持。能攻擅守的廉颇何不主动退守以集聚力量,拉长敌军战线后主动出击?或者通过侧面出击、断敌粮草,或者从45万大军中分出部分有生力量攻秦之要害,甚至同样实施反间计、美人计等?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老成持重的廉颇着实缺乏进取精神,虽不至于害己,客观上终究误国。更进一步,秦国志在灭赵,经过认真筹划后举全国之力进攻赵国,正面和侧面的、正当的和不正当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伐赵之前,秦王即遣使韩、魏,软硬兼施以使两国不敢救赵。当白起将赵括大军分割包围后,秦昭王亲赴河内(黄河中游地区)征召当地所有15岁以上男丁组成援军,并普赐民爵一级(秦王真不愧是激励大师)。正是这支临时拼凑起来的民兵部队,硬生生截断了赵括与都城邯郸的联系,使白起的野战军顺利完成了对赵军的“瓮中捉鳖”。

      再看赵国,由于对秦国灭赵的战略野心认识不足,仓促应战,丢失了晋西南战略要地,以至于无险可守还消极避战。初战不利,赵国统治集团即遣使赴秦试探求和的可能性,这简直就是与虎谋皮,同时表现出联盟抗秦的反复犹豫。而秦国在加紧进攻的同时厚待赵使,一来以慢赵国抵抗之心,二来做出秦赵和谈的假象,使其余五国举棋不定而放弃援赵。

      可以看出,秦国攻赵是蓄谋已久、志在必得的战略计划,是从君臣到子民的全面发动,从国力到外交的系统出击;赵国的抵抗则是瞻前顾后、心存侥幸的战役安排,不论是廉颇还是赵括,基本都是以一将之力(包括资源调配和智慧)抵抗秦之倾国雄师。1894年的中日甲午海战,清朝北洋水师全军覆没。日本人评价:大清是李鸿章一个人与全日本开战,焉能不败?

      白起为何拒绝再担灭赵重任长平一战,赵国家家出殡、户户发丧,战争力量遭到不可挽回的重创,综合国力一蹶不振。杀得兴起的白起主张直取赵都邯郸,一举灭赵。被逼上绝路的赵国也想起了“反间计”。公元前260年11月,一代合纵大师苏代受赵韩两国之托赴秦游说,秦相范雎出于维护自身地位与牵制白起的考虑,向秦昭王建议有条件地同赵韩两国议和。秦王准议,遂与赵韩两国全线停战。白起自然对范雎的罢兵休整之议大为不满,将相开始不合。

      秦国罢兵后,赵国决策层内部关于是否如约割地的问题发生了激烈争议。最终赵王认识到,秦国休战是因力尽兵疲,亡赵之心不死,焉能割六城以资强敌?于是遣使赴齐国商洽合纵事宜,与魏国签订攻守同盟,将灵邱之地赠予楚相春申君以拉拢楚国,并派使节携厚礼入燕韩两国交好。赵国君臣深知,一旦与秦毁约,必然导致秦国大规模的报复性进攻,故而举国上下积极备战,士气高涨誓死抗秦。

      秦昭王得知赵国公然毁约,还积极组织抵抗,深感被戏弄,决定命白起为将大举攻赵。出人意料的是,这一次白起拒不受命,主要理由是:赵本强国,虽然长平大败,仍具相当实力;而且目前上下一心,内修政务,外交合纵,秦国攻赵必败。

      公元前259年9月,秦军大举伐赵,赵军则全线收缩,坚壁清野退守都城邯郸。赵国军民同仇敌忾,平原君更是毁家疏难,挫败了秦军一次又一次的疯狂进攻。到第二年盛夏时节,秦军伤亡惨重,赵都邯郸依然屹立。秦昭王开始迁怒于人,认为范雎误国使秦国蒙羞,白起骄恃不为君用,决定再次任命白起代替王龁出任秦军统帅。让人吃惊的是,白起再次托病拒任,并搬出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的说法,力劝秦王尽快结束这场没有结果的战争。

      秦王软硬兼施,白起却一根筋抗命到底。恼羞成怒的秦王决定剥夺白起的一切官职与爵位,将其赶出都城。随后在范雎的鼓动之下,余恨未尽的秦王赐剑令白起自裁。可怜有“运动战大师”之称的一代名将白起身首异处。

      白起的死因,在于他挑战了老板的底线。经理人不管如何功高盖世,毕竟要以老板利益和企业利益为重,特别是当企业遇到困难和危机时,更不能斤斤计较于个人的不败战绩和市场声誉。白起打遍天下无敌手,却死于自己的短视和固执。

      对于再度伐赵,白起为何如此不看好呢?因为白起之于赵国,等于魔鬼、等于死神;赵军投降是死路一条且斩立决,抵抗却可能求生。也就是说,担当灭赵重任,白起并非秦国的最佳人选,反而可能是最差人选。对此,白起的判断非常清晰,但他错在挑战了老板的底线,这一错误是致命的。退一步说,白起又犯了老将廉颇的错误,虽然总体判断正确,但没有创造性思维;擅长运动战、歼灭战而快刀斩乱麻的白起,大概学不会、也不屑于搞“温火褒汤”式的拉锯战、持久战。结果,廉颇间接地误国,白起直接地送命。

      坑杀赵兵40万是最佳选择吗公元前260年9月底,长平赵军被围断粮达46日。身先士卒的赵括中箭战死后,突围无望的40万赵军只好全体弃甲投降。登上胜利顶峰的白起开始发愁了:赵军显然是在内无粮草、外无救兵的情况下被迫降秦的,他们家小均在故国,不会真的为秦国卖命;而且赵国民风彪悍,人数众多,秦军将难以控制而日久生变。白起面临着两难选择:放赵兵回国?无疑是前功尽弃、养虎遗患;既不能留用,就不如干脆杀掉,以绝后患。在解除赵军武装后,白起只将年幼者240余人放回,用以震慑赵国人心,将其余40万降卒设诈一举全部坑杀。

      这是古今中外战争史上,规模最大、手段最残暴的一次杀降。白起摧毁了赵国的精锐武装,六国弱势已成,秦国一统天下只是时间问题。但同时,坑杀赵兵空前坚定了赵国人誓死抗秦的决心,又阻绝了其他五国的降秦之念。难道除了“放”、“用”和“杀”之外,白起真的别无选择吗?显然,40万俘虏的日用开支是天文数字,白起养不起他们。

      邯郸被围之初,赵国即派使臣赴齐国借粮,未果;随后又请求姻亲之国魏依约发兵相救,没想到畏惧强秦恫吓的魏国大军只是作壁上观。赵国平原君先是发动内弟魏公子信陵君国相救,后亲率门客赴楚求援,毛遂自荐并以楚国国耻相激,楚王深受震动,命春申君黄歇率军救赵。对魏王苦谏无效的信陵君竟然走“小蜜路线”,通过魏王宠妾如姬窃取调兵虎符,挑选8万精锐部队驰援赵国。公元前259年12月,魏国的信陵君指挥楚魏联军,对秦军发动了强大的攻势。秦军三面受敌,全线崩溃,被赵军重重围困的两万秦军被迫投降。三国联军乘势收复河东六百里土地,秦兵死伤大半,丢失了6年以来所侵占的全部领土。从长平大战到邯郸之战,赵国先输后赢,但都城邯郸仅以城免;秦国先胜后败,但超级大国独霸天下的格局已成。随后,战国进入为期20年的相对和平或休战年代。

    遗址
      地址:山西省高平市东西梁山之间丹河附近河谷地带。

      发生在战国时期的长平之战,是中国古代史上规模最大、战况最为惨烈的著名战例之一。长平之战40年后,秦始皇以武力统一中国。尽管赵国等国史籍对长平之战曾有详细记载,但“焚诗书”后,六国史籍大多被付之一炬。《史记》、《资治通鉴》等史书对此战虽有记载,也是吝啬地匆匆带过,语焉不详。历朝历代对长平之战遗址有所考证,但均无具体成果,更没发现一处成规模的尸骨坑。 就在众多学者为解开这桩悬案四处寻找线索时,14年前(1997年),高平市永录乡永录村村民李珠孩在自家梨园里锄地时意外揭开了谜底,沉睡了两千多年的长平古战场终于重见天日。

      长平之战遗址是第二批山西省文保单位。

    电视剧
    剧情介绍
      《长平之战》由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山西省晋城市委市政府、高平市委市政府和中国青年导演创作集体等单位共同筹拍,投资3100万元人民币。该剧以战国晚期所形成双雄对峙、秦赵争锋,直至长平一战、天下方定这一重要历史事实为契机展开故事,阐释中华民族从分裂走向统一的艰难历程及为此所付出的沉重代价。

      长平之战是中国历史上迄今为止唯一未被搬上银幕和登上艺术殿堂的经典性的大决战,是中国从分裂走向统一的一次扭转乾坤、改写历史的关键战役,也是世界军史上最残酷、最壮烈的重大战役,更是一个蜚声中外集中打歼灭战的经典战例,30集电视连续剧《长平之战》就是以此为背景,反映这一空前绝后,千古流传的故事的史诗巨片!该剧的剧本创作时间长达五年,在接手拍摄前又修改了半年,全剧改变了过去战争题材历史剧的编年体结构,采用章回式结构,以蔺相如、秦昭襄王、白起、楚姬等历史人物为主要表现对象。

    解疑

    白起为何拒绝再担灭赵重任
      长平一战,赵国家家出殡、户户发丧,战争力量遭到不可挽回的重创,综合国力一蹶不振。杀得兴起的白起主张直取赵都邯郸,一举灭赵。被逼上绝路的赵国也想起了“反间计”。公元前260年11月,一代合纵大师苏代受赵韩两国之托赴秦游说,秦相范雎出于维护自身地位与牵制白起的考虑,向秦昭襄王建议有条件地同赵韩两国议和。秦王准议,遂与赵韩两国全线停战。白起自然对范雎的罢兵休整之议大为不满,将相开始不合。

      秦国罢兵后,赵国决策层内部关于是否如约割地的问题发生了激烈争议。最终赵王认识到,秦国休战是因力尽兵疲,亡赵之心不死,焉能割六城以资强敌?于是遣使赴齐国商洽合纵事宜,与魏国签订攻守同盟,将灵邱之地赠予楚相春申君以拉拢楚国,并派使节携厚礼入燕韩两国交好。赵国君臣深知,一旦与秦毁约,必然导致秦国大规模的报复性进攻,故而举国上下积极备战,士气高涨誓死抗秦。

      秦昭襄王得知赵国公然毁约,还积极组织抵抗,深感被戏弄,决定命白起为将大举攻赵。出人意料的是,这一次白起拒不受命,主要理由是:赵本强国,虽然长平大败,仍具相当实力;而且目前上下一心,内修政务,外交合纵,秦国攻赵必败。

      公元前259年9月,秦军大举伐赵,赵军则全线收缩,坚壁清野退守都城邯郸。赵国军民同仇敌忾,平原君更是毁家纾难,挫败了秦军一次又一次的疯狂进攻。到第二年盛夏时节,秦军伤亡惨重,赵都邯郸依然屹立。秦昭襄王开始迁怒于人,认为范雎误国使秦国蒙羞,白起骄恃不为君用,决定再次任命白起代替王龁出任秦军统帅。让人吃惊的是,白起再次托病拒任,并搬出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的说法,力劝秦王尽快结束这场没有结果的战争。

      秦王软硬兼施,白起却一根筋抗命到底。恼羞成怒的秦王决定剥夺白起的一切官职与爵位,将其赶出都城。随后在范雎的鼓动之下,余恨未尽的秦王赐剑令白起自裁。可怜有“运动战大师”之称的一代名将白起身首异处。

      对于再度伐赵,白起为何如此不看好呢?因为白起之于赵国,等于魔鬼、等于死神;赵军投降是死路一条且斩立决,抵抗却可能求生。也就是说,担当灭赵重任,白起并非秦国的最佳人选,反而可能是最差人选。对此,白起的判断非常清晰,但他错在挑战了老板的底线,这一错误是致命的。退一步说,白起又犯了老将廉颇的错误,虽然总体判断正确,但没有创造性思维;擅长运动战、歼灭战而快刀斩乱麻的白起,大概学不会、也不屑于搞“温火褒汤”式的拉锯战、持久战。结果,廉颇间接地误国,白起直接地送命。

    坑杀赵兵40万是最佳选择吗
      公元前260年9月底,长平赵军被围断粮达46日。身先士卒的赵括中箭战死后,突围无望的40万赵军只好全体弃甲投降。登上胜利顶峰的白起开始发愁了:赵军显然是在内无粮草、外无救兵的情况下被迫降秦的,他们家小均在故国,不会真的为秦国卖命;而且赵国民风彪悍,人数众多,秦军将难以控制而日久生变。白起面临着两难选择:放赵兵回国?无疑是前功尽弃、养虎遗患;既不能留用,就不如干脆杀掉,以绝后患。在解除赵军武装后,白起只将年幼者240余人放回,用以震慑赵国人心,将其余40万降卒设诈一举全部坑杀。

      这是古今中外战争史上,规模最大、手段最残暴的一次杀降。白起摧毁了赵国的精锐武装,六国弱势已成,秦国一统天下只是时间问题。但同时,坑杀赵兵空前坚定了赵国人誓死抗秦的决心,又阻绝了其他五国的降秦之念。难道除了“放”、“用”和“杀”之外,白起真的别无选择吗?显然,40万俘虏的日用开支是天文数字,白起养不起他们。但40万人的大包袱,不正是要挟赵国投降的最好筹码吗?所谓战之胜者,全城为上。如果赵王坚持不投降,就等于要了40万降卒的性命。不用白起进攻,几乎涉及赵国所有家庭的士兵家属就会造反,执赵王以降秦。

      嗜杀成性的白起确是一介武夫,穷兵黩武的秦王也犯了大错,他的战略愿景是统一六国,而不在于让赵国在短期内丧失对抗能力。目标和手段发生混淆,秦国的胜利成本空前加大了。长平大战一年后,当白起伏剑自刎之时,赵国开始了一番战略联盟、合纵抗秦之路,其间之艰苦卓绝、斗智斗勇堪称历史奇观。

      邯郸被围之初,赵国即派使臣赴齐国借粮,未果;随后又请求姻亲之国魏国依约发兵相救,没想到畏惧强秦恫吓的魏国大军只是作壁上观。赵国平原君先是发动内弟魏公子信陵君相救,后亲率门客赴楚求援,毛遂自荐并以楚国国耻相激,楚王深受震动,命春申君黄歇率军救赵。对魏王苦谏无效的信陵君竟然走“小蜜路线”,通过魏王宠妾如姬窃取调兵虎符,挑选8万精锐部队驰援赵国。公元前259年12月,魏国的信陵君指挥魏楚联军,对秦军发动了强大的攻势。秦军三面受敌,全线崩溃,被赵军重重围困的两万秦军被迫投降。三国联军乘势收复河东六百里土地,秦兵死伤大半,丢失了6年以来所侵占的全部领土。从长平大战到邯郸之战,赵国先输后赢,但都城邯郸仅以城免;秦国先胜后败,但超级大国独霸天下的格局已成。随后,战国进入为期20年的相对和平或休战年代。

      值得注意的是,秦国后期灭赵却颇费周折,甚至主要依靠的并非军事实力。公元前236年至前232年,秦国曾三次派兵伐赵,均没有占到多大便宜。直到嬴政亲政之后,借公元前229年赵国接连发生大地震和大饥荒之机向赵国发动全面进攻。秦将王翦再行反间之计,在赵王身边收买了宠臣郭开,诽谤、挑拨赵王杀害了大将李牧,赵国由是自毁长城。第二年,王翦攻克邯郸,俘获赵王而彻底灭赵。越战越勇的秦国终于在公元前221年一统天下。

      换个角度分析,秦国自长平之战即歼灭赵国主力并独霸天下,却事隔32年后才最终灭赵,又过了7年才统一海内。可以想见,长平之战秦国坑杀40万赵国降卒起到了何等强烈的负面影响。更为严重的是,白起协助秦王开创了一个以暴制暴、以毒攻毒,乃至以狡诈毒辣对残忍无信的历史进程。公元前207年,项羽与秦军在巨鹿展开殊死大战,九战九胜俘获秦军主力20万人。随后,项羽背信在新安城(今河南渑池东)下令将20万降卒全部活埋。仅数月后,统治历史仅14年的短命王朝“暴秦”灰飞烟灭。5年后的公元前202年,项羽兵败垓下,拔剑自刎。历史有着惊人的相似,视万民性命为草芥者必自毙。

      长平之战斗给后世带动来的影响:现在高平还有历史遗迹。 有很多有地名就保留了那场战争的遗迹。

    赵括死于何处
      长平之战,赵军被秦军坑杀40万,赵国由此衰落,秦国统一天下之势遂不可阻挡。但造成这一结果的赵军统帅赵括到底死于何处,一直是历史之谜。现在,这个谜有望揭开———

    背景介绍
      公元前262年,秦赵长平之战爆发,至公元前260年结束。这即使是在世界古代历史上也是数得着的大战役,双方共动员了上百万的兵力参战,几乎出尽两国国中精锐。这次战役最终以秦国坑杀赵国降卒40万而结束,一直被称为军事强国的赵国从此元气大伤,民心沮丧,无力再阻秦兵西来,而秦国也加快了统一天下的步伐,不到40年,六国全被平定。 老背坡出土佩剑

      这次战役的关键人物当然是秦赵双方的统帅,武安君白起和马服君赵括。白起后来虽然死于政治斗争,作为一个军人可能会有遗憾,但仅凭长平之战的辉煌胜利便足可以彪炳千秋。而赵括,他一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指挥战争便葬送了数十万军人的性命和赵国的气运,于他自己,不过成为一个“纸上谈兵”的千古笑柄,到现在,除了被“秦兵射杀”寥寥几字外,连他到底死于何处都成了历史谜团。

    老背坡出土佩剑
      1951年4月20日,在高平县釜山乡老背坡村发现了一具胸部有两处箭伤的男性骨骼和一把随身佩剑。经过54年披沙拣金、探赜索隐的研究,一批民间学者认为此地便是赵括的葬身之所。

    史料和传说中的赵括死地
      高平民间有一个传说,赵括死于高平县釜山乡老背坡村。传说虽然不等于历史,但也不完全是臆说,其中有真有假,有虚有实,等待人们探究考辨。高平许多地名都是长平之战的产物,如箭头村、参军村、围城村、哭头村等,老背坡就是其中之一。“老背坡”的意思是“老兵背着赵括来到此坡”,而笔者也认为此地名符合史书记述的条件,赵括死在老背坡的说法应当成立。

      据《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记载:赵括出锐卒自搏战,秦军射杀。

      《泽州府志》、《山西通志》记载:赵括乘胜追至秦壁,即今省冤谷也(古称杀谷,长平之战战场),其谷四周皆山,唯前有一路可容车马、形如布袋,赵兵既入,战不利,筑垒坚守……后括自出搏战为秦射杀之。

      《东周列国志》和《泽州府志》记载相同:“赵括追造秦壁,西北十余里”。当时长平治所在今王报村,从此计算“西北十余里”,正是今釜山地夺掌村一带。按照《高平县志》中赵括追秦兵的记载:“其谷四周皆山,唯前有一路可容车马,形如布袋”,根据地形分析,只有釜山乡地夺掌村符合其条件,它形如布袋,能容下数十万兵马作战。上世纪60年代,在距地夺掌村15里的寺庄镇杨家庄村西南出土一件战国青铜“聚将钟”,据考证为赵国军队使用,此器物是两军交战“鸣金击鼓”所用,可以作为“自搏战”就发生于地夺掌的佐证。

      地夺掌意思是“地段之争夺”,距其5里的回沟的意思是“赵军回转于沟中”,老背坡距“地夺掌”3里,距黑山白起指挥所(白家坡)5里,充分说明两军交战接近程度和战段的重要性。赵括在地夺掌自搏战斗中被箭射伤(或已阵亡),被部属背负从回沟村突围至老背坡,因部队还要作战,仓促之间埋在老背坡,这是完全有可能的。

    老背坡发现尸骨和佩剑
      1951年4月20日春夏之交,高平釜山老背坡发生牛气肿疽死的疫情,当时身为高平县兽医总站站长的李玉振老人和兽医王海顺、王乐义在对死牛进行深埋时,发现一具男性骨骼。李玉振对任何事都愿搞个水落石出。他发现胸膛内有二枚扁型三菱青铜箭头,从箭头方向看,是从背部射入体内。从牙齿磨灭面分析,死者年龄在30岁左右,骨骼加肉体分析,身高在1.75左右。腰间右侧有一把佩剑。剑长52厘米,格卫宽5厘米,重610克,青灰色长锷,无绿锈斑,坚韧锋利,格卫两面为“虎头纹”和“兽形纹”;铸工考究,纹刻深明清晰,富有神韵,剑刃有撞击痕迹。李玉振走访当地老人,传说当年赵括指挥战争,在釜山地夺掌战役中负伤救治途中死在这里,老背坡故此得名。

      从老背坡发现尸骨上取下的箭头

      既有地名的传说为证,又发现了做工精致、高等级的佩剑和秦箭头,人们大胆猜测,这具尸骸便是葬送了赵国的赵括。

    从老背坡发现尸骨上取下的箭头
      没有铭文“虎头纹”的佩剑依然可以告诉我们很多

      有人说没有“铭文”怎么认出是赵括之剑?是的,如果这把剑有“马服君”或“赵括”之类的铭文,也不至于用54年时间对此进行研究。事实上,有铭文反而是不可能的。长平之战历时3年,在战争接近尾声时,赵王中反间计后,临危急用具有相当水准的军事辩才,有理论而无实践的赵括。此时,赵括没有资历和时间,为刚刚世袭其父马服君封号专门铸剑。在战国时期刻制铭文的惯例,多为王侯将相,而且王侯将相多是在政治上有杰出贡献,有自己的封地,有长期固定的官爵。年轻的赵括显然不具备这种条件。2005年4月间,笔者带着这把剑,到长治、太原、邯郸等博物馆考证,从这把没有铭文的佩剑上依然看到了历史的蛛丝马迹。

      古代《考工记·桃氏为剑》中说:“剑分上、中、下三制。剑身长五倍于其茎长谓上制,身长四其茎长谓中制,身长三其茎长谓下制”。在老背坡发现的这把剑属于“茎长五倍”的上制剑,上制剑为将军的佩剑。当时普通士兵使用戈、矛、弩等兵器,剑多用于指挥官佩带。战国时期剑身长于50厘米的不多见,一般多为 30-40厘米,再长极易折断。秦始皇统一中国后,才出现70-90厘米的长剑。举世无双的越王勾践剑,身长55.6厘米,宽5厘米。格卫刻有“虎头纹” 和“云龙纹”,与此剑基本相同,不同的是越王勾践剑为“礼仪剑”,而此剑为“实战剑”。

      邯郸博物馆专家认为,冠绝中华的铸剑技术在吴越之地,所产宝剑自然受到各诸侯的珍视,日常佩带彰显高贵,实战也是难得利器,但普通人是无此“待遇”的。赵括是直接指挥战争的前卫将军,从地位上讲,所用应是吴越宝剑,从功用上,应当是实战剑。在老背坡发现的这把剑,为典范的“吴越之剑”,而且属于上制“虎头纹”战剑,既有级别讲究,又有实用价值,笔者收藏了数把长平之战赵军剑种,都不能与之媲美。在赵军中,有资格使用这把剑的人理应不会很多。退一步讲,即使是普通的将领所用,这样难得的利器是否会随主人被埋葬呢———当时,两军激战可正酣呢,有此宝剑,生存的希望会大很多。

    青铜“扁型三菱秦箭”也可作为补充证据
      赵括中箭而死,这是各种史书共同的记载,而从老背坡男性骨骼中,也正好发现了两枚秦军所用“扁型三菱带后翼箭”,这使得笔者更加确信老背坡便是赵括葬身之所。

      笔者珍藏多种秦赵箭头,有长有短,有扁有方形不等的箭种,赵国箭比秦箭头结构较单调,种类不多。赵箭头容易腐烂,说明配方和铸造工艺不如秦,而秦种类较多,青铜质量好,入土不烂,擦拭如新。箭杆容易分离,箭头入体不易拔出,铸造工艺上领先于赵。

      经过反复研究,老背坡发现的这具尸骨,其死在秦军最先进的“弩机”兵器之下。弩机早在春秋时期业已出现,到了战国,秦发明了远程连发数枚弩机,射程可达 300-600步开外,有极强的杀伤力。用弩机发射这种扁型三菱带后翼箭,命中率高,飞行速度快、平稳,空中阻力小,穿透力强。这种兵器在远距离射杀敌人上很有优势,估计在长平之战发挥过极大的作用。

      我们可以合理地推测,赵括带人突围未果,无奈想退回临时堡垒,秦军追击,弩机连射。仓皇之间,赵括后背直中两箭,贯胸而入,勉强来到老背坡,终于伤重不治。还要继续作战的赵括的部属甚至来不及把箭头拔掉,就把他连同心爱佩剑匆忙掩埋。也许为防止秦军挖掘,连封土墓志也不敢留。不久,这些部属或战死,或降后被坑杀,终于再也没有人能够确切得知赵括死于何处。

      这个秘密在历史中尘封了近2300年。1951年,在一次不经意的挖掘中,赵括重见天日。然而他的亲人、他的战友还有他至死都不能释怀的仇敌都跟他一样,成为久远的故事,连同他的时代,也只在发黄的故纸堆中闪着微弱的光芒。

    文章录入:gpzxw   【打印此页】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